消停小半年后,王思聪又出手了这次他想“沉浸”。

文|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比起行业杀手罗永浩来说,其实前国民老公王思聪的杀伤力更强。

比罗永浩布局规格高、布局范围广,但王思聪此前每一轮风口进击,都铩羽而归。

尽管他掺合的行业蒸蒸日上,但王思聪却把一个个公司给折腾黄了。

在消停了小半年后,王思聪又出手了。

消停小半年后,王思聪又出手了这次他想“沉浸”。

沉浸式真人游戏赛道又添实力“玩家”,有媒体从企查查APP获悉,王思聪已经入局城市潮玩。

企查查APP显示,近日,umeplay关联公司上海麦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王思聪全资控股公司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为股东,同时公司注册资本由1000万元人民币增加至1111.11万元人民币,增幅11.11%。

umeplay是个啥公司?

企查查信息显示,umeplay是一家沉浸式真人互动游戏剧制作商,公司成立于2017年,法定代表人为冯远,经营范围包含:数字文化创意内容应用服务;旅游开发项目策划咨询;文艺创作;动漫游戏开发等。

如何理解沉浸式真人互动游戏剧?

穿好服装,拿起道具,进入特定的场合完成任务,迎面走来形形色色的NPC(非玩家角色,指游戏中不受真人玩家操纵的游戏角色)……

当然,绚烂的特效,你别指望,一切都靠口述和脑补。

消停小半年后,王思聪又出手了这次他想“沉浸”。

至于感觉嘛,20多年前的初代网民和网游玩家应该还记得MUD(泥巴),就是那种感觉。

事实上,这就是剧本杀和密室游戏的一种结合模式,并不新鲜,一般来说大家更喜欢叫它沉浸式剧本杀。

而在春节期间,这种模式还被大规模诟病了一次,不是体验,而是因为荷包。

据央视报道,作为国内剧本杀门店数量最多的城市,上海剧本杀行业在今年春节期间生意火爆,有些门店甚至一桌难求。

值得一提的是,那种占地面积大、布景精致的沉浸式剧本杀更是喜提热搜,以沉浸式剧本杀客单价达500元的话题而成功出圈。

500元一局,不便宜,真好玩吗?

对此,《时代周报》记者徐美娟、《中国经营报》记者李玉洋分别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以为:

王思聪往往都是风口的催化剂,但总是成不了最后的王者荣耀,沉浸式剧本杀这块,他或许将重蹈覆辙。

消停小半年后,王思聪又出手了这次他想“沉浸”。

王思聪的投资逻辑并不难理解。

选择已经有一定规模的风口跟风,并试图用升维模式来快速崛起,一直是王思聪的投资逻辑。

此前在直播领域进击游戏直播,在电竞领域探索电竞馆等,均是如此。

逻辑正确,但此前的战绩却惨淡。

此次重新归来,被一些人看作是王思聪重构其泛娱乐版图的一个起手式。

但这种考量并不可靠,投资泛娱乐,与其说是王思聪的眼光精准,不如说是他个人的兴趣和视野限制。

王思聪从兴趣而投资的逻辑,使得他的投资领域大体围绕在以Z世代为目标受众的泛娱乐新消费赛道上,谈不上重建版图,只是又一次探路而已。

消停小半年后,王思聪又出手了这次他想“沉浸”。

这一波投资,有成功的机会,但孵化时间较长,且更高的沉浸式剧本杀或许不仅仅是戏剧融入,而会走入VR技术的范畴,因此前景依然不明朗。

当然,除了有钱外,王思聪这一次还有另一个东风:万达电影也在做沉浸式剧本杀。

万达电影做沉浸式剧本杀有地利优势和IP优势,关键是如何让IP以剧本杀形式落地在万达电影的实体场景中,而UMEPLAY的业务范围,正好是这样一个结合点,应当不是一个巧合。

不得不说,沉浸式娱乐体验确实正在成为Z世代的一种社交驱动,这也是其之所以成为风口的原因。

Z世代人群在社交上需要有更多的形式,作为网生一代反而更渴望线下实景交流,而诸如酒吧、酒馆、咖啡馆或棋牌室、健身房之类的中青年社交场景并非其当下的渴求。

因此全新的泛娱乐社交方式,特别是各种迭代的桌游,就成为了Z世代所热衷的社交场景。

消停小半年后,王思聪又出手了这次他想“沉浸”。

事实上,沉浸式是剧本杀的升维形态,此前已经有过类似的尝试。

如用民宿的方式几日夜的演绎一个剧本杀的情结(服道化也要同步达成,民宿即剧本杀的案发现场)。

也有VR剧本杀来用黑科技的方式达成服道化和场景的拟真,达成沉浸。

换言之,沉浸式的达成,至少要服道化(成本)和演职人员(成本)配合,缺一不可,此外技术加持会更有冲击力。

因此剧本杀正在随着热度和一些互联网大厂的入局,用资本和技术的优势逐步淘汰桌游模式,提高体验感顺便提高剧本杀的进去门槛。

反而,王思聪的财力,可能也就是催化一番,却未必能撑到收割季,毕竟大厂的技术优势,连万达也没办法提供给王思聪。

而从宏观上来说,这个风口现在也有一个缺口,需要弥补,即:

其作为Z世代的一种新娱乐方式,确实可以是一个风口,但看如何跳出剧本杀自身受限于剧本不足和过度依靠主持经验的瓶颈,形成模式的规模化快速复制。

消停小半年后,王思聪又出手了这次他想“沉浸”。

至于价格问题,500元一局,看似昂贵,却未必触及消费者的价格敏感度。

沉浸式剧本杀接近一个小型情景互动剧,其人工成本较之桌面剧本杀只要一个主持言语引导要更高。

此外要达成更深的沉浸效果,必要的服道化也将成为一种支出,因此单价看似较高,却未尝不是一种孵化市场的折后价。

这些对于剧本杀运营者来说,既是成本也是风险。

毕竟是新的形态,消费者的接受程度未知,但要达成沉浸式所预先支出的成本已知(服道化要先期购置和配备、演职人员也要培训上岗)。

何况,这样的价位,如果消费者无力承受,本身就意味着商业模式的失败。

此外,一局的参与者不少,分摊下来也就不多了。

只不过,这种价格,依然有个前提,即演职人员的水准要在线,才有真正入戏的体验感,否则用户分分钟出戏。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重蔚自留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whello.com/33782.html

(0)
上一篇 2022年3月2日 09:32
下一篇 2022年3月2日 09:3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看到的还是重蔚自留地。只是我们升级啦!